秋思

秋風夜熄冷雨滴
烈飲暢流眼消極
淡雲白髮絲雲吐
月色窗前盡秋思

20180910.0027

人生的道路上,時而清閒、時而繁忙,你是否曾停下你的腳步看一看你的人生,是否曾佇足於海的邊上,領略大海的無限風光,傾聽那蔚藍色的陣陣濤聲,是否曾佇足於崖邊對著山谷如猛虎般的咆嘯,英國詩人布萊克曾到:「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手中盛滿希望,心中盼望永恆。」從一粒細微的沙子,我可以窺看到宇宙的浩瀚;從一朵平凡的花卉上,我可以發現天堂的美妙,請在你索然無味的人生中,停下那忙碌的步伐,靜下心來欣賞,用心體會身邊細微的事物,展開一場別致的旅行,定會發現生活充滿精彩。
金黃色的陽光照耀著道路,那青青的楊柳倒蔭著,風聲颯颯,眼前的寺院如同古代先皇的宮殿般,在耀眼的陽光中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平時匆忙的路過不曾窺視,然而佇足,才發現它是如此的富麗堂皇,那浮雕栩栩如生,就像下一秒就要一飛衝天般,那青蔥般的綠草,搖曳生姿,讓人忍不住仰躺在上頭,感受那柔軟,眺望那片天空,這美景讓我展開了一場流連忘返的旅行,心情充滿著雀躍卻又小心翼翼著,雀躍的是期待,但又生怕打擾了這番景緻而小心翼翼著,如同人生的旅途上,我們是那過客,與其背道而行,偶爾擦肩而過,然而總有些岔路,每個路口我們所做的選擇都不同,在人生的旅途上有溝有崁,有風有雨,偶爾我們期待著快點長大,卻又徬徨著不敢前行。然而奇蹟總是來的莫名其妙卻又適逢其會,在我過不去崁時,總有人激勵我跨過,在我嚎啕大哭時,總有人陪伴在身旁,在我痛苦煎熬時,總有一個能傾訴的夥伴,在我欣喜大笑時,也總有人陪我分享這份喜悅,人的有限性和不完美讓我們在世界上的旅程總是顛頗,無法平順,但那奇蹟總陪伴著我們,在我徬徨時為我解答,在我不敢向前時,激勵我邁開步伐,勇敢前行。
抬頭看著眼前那搖曳的青枝,伴隨著涓涓細流,枝頭上的傢伙,吱吱的喧鬧著,船夫那高亢地歌聲與此演奏出了美妙的交響曲,在這趟旅途上,許多的過客在我們生命的驛站匆匆而過,不做任何停留,人生悠悠就是在一個個瞬間走過,日子就在花開花落間悄然消逝,是的,人生的旅途可以簡單得很精采,也可以輝煌得很燦爛,即使害怕,即使迷茫,只要抱持著信念,不管結過如何,在你眺望那天空時,都是一番別緻的景色。
人生如是,曾經的我們渺小的不堪一擊,如今卻要耀眼得讓人欣慰,在你徬徨來回穿梭時,總有人為你指點方向,回頭看看這場被命名為人生的旅途,充滿著哭聲和歡笑聲,卻也溢滿著汗水及淚水,痛苦的、歡笑的,激勵著自己,展望著過去,時光可以沉淪,歲月可以磨鈍,而人生可以輝煌的充滿驕傲,也可以平淡的如同白紙。

藍色的夜
喧鬧的天黑
是誰
看著疲憊的晚歸

剔透的酒杯
誰又喝著昨日的醉
冰冷的眼
熟透的悲
沒有人是誰的誰
只有窗外的月
倒印在酒裡的美
是最美的眼

20180524.0000

我想要的,只是純粹的愛

任何季節就該像現在一樣,回到當初還沒相識之前;等到兩人相遇時卻又像認識很久的朋友那樣

 

下雨過後的清晨太陽自海的另一方裊裊升起,初放的陽光喚醒沉睡中似夢似醒的我。暖暖的…我知道在你離開後的這一天,空白在腦海中無聲無息,我不敢有任何的想像,連試著掙扎的權力都在你離去的那一天隨之消失。看著天花板試圖找到集中注意力的目標,像是從你身上找尋任何一絲,就一絲可能的答案。半响,我冷笑,或許只有我這樣的人才會把生命中最細微的部分都浪費掉。

 

熟悉的空間裡,不再有你溫暖的依靠。留下的只是冰冷的空殼,就連細細聲音都怕驚擾了周遭的寂寞,迴盪之後席捲而來的;是那陪伴寂寞中的安靜。

 

盥洗後換上簡便的衣服,難得的周休假期走在曾經是兩個人共同走過的那段路,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自白。記憶中模糊了你的側臉,時間一拉長似乎也把你的笑容遺漏在腦海中某個角落裡。忘了,當初兩個人牽手時那種悸動的感覺、忘了,在海邊時我們相依在一起的溫暖、忘了,兩個人看電影時說的悄悄話、忘了,坐在副駕駛上的我牽著你的左手那溫暖的傳遞、忘了,你曾經對我承諾過的一切…看似重要的回憶就像是拼圖一樣,原本完整美好的,如今剩下來的是破延殘壁永遠都填不滿的空洞。

 

你總是會默默地陪我走兩旁種滿百年老樹的市井道路,知道我喜歡走在綠蔭底下的人行道,偶爾,我們會轉進松園別館遠眺花蓮港及鬧區,寧靜的午后像是把我們與現實世界分離,只看的到眼前的一切卻聽不見任何車水馬龍的喧鬧聲。五色鳥的鳴叫,太平洋吹拂的海風徐徐,我不忌諱脫下身上的薄外套任由陽光吸允我的雙臂,站在一旁的你總是不放過任何能拍攝我的機會,一張張的照片對你而言『當一個人沉靜或享受在眼前的一片景,不管時間、空間、地點或人物如何的變化,你總是抓的到你想要拍攝的一種感覺』

 

又在一次的沉溺在過去兩個人的世界,想逃卻又逃離不了。

 

來到和子寒相約的早餐店後,子寒已經坐在位置上滑手機了。

「子寒,早」我給了子寒最精神的微笑

「你來囉!早呀」子寒從手機的世界回神過來,透露奇怪的眼神看我

「你今天…很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我看著桌上子寒已選好的早餐單,依然選擇最愛的肉鬆吐司、烤巧克力吐司及大冰奶茶。

將選單交給早餐店阿姨後,子寒看著我

「幹嘛這樣看我」

「你今天中邪呀」子寒指著我身上的外套,我當下還沒注意到外套穿反了,三秒之後才驚覺內外口袋反了才馬上換回來

「你是不是又在想他?」子寒斜眼看著我

「呃…沒有。」試圖想要去忘記,卻總是越讓我刻骨銘心

「還是妳忘不掉?」果然是友情超過十年的姊妹,隨便就能看穿我在想甚麼,我也沒甚麼好掩飾的了

「與其忘不掉這樣的回憶,更是還殘留著他的影子」我想應該是這樣,原本以為只是靜謐湖泊上激起的漣漪一般,而卻是像海嘯來襲這般殘留下更多意想不到的過去

 

再多的兩個人的畫面,只會讓自己沉淪並侷限在過去中,要怎樣才能跳脫這樣的重蹈覆轍,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暫時性的遺忘過去?

我也不想因為這樣而影響稻子寒,讓子寒擔心我。

 

「你別擔心我,我沒事的」我胡亂拿了桌上的雜誌翻,管他是財經雜誌還是八卦雜誌,總之不想再讓子寒逼問下去

「我知道,都已經過了半年,低潮期也沒這麼長吧!」子寒把我手上拿反的雜誌拿正,這時又才驚覺自己拿反了

「低潮期?」我的眼神迅速掃到子寒的臉上

「嗯哼…怎樣?幹嘛用這種眼神看我」

「呃,沒事」

 

低潮期?對我來說或許已經麻痺,打從我前兩次的失敗愛情當中早已失去知覺性,怎樣還能算是低潮期呢?痛哭?後悔?蹭恨?還是諒解?

 

是不是我太不懂得去試著從當事人的角度去思考當時的心情或思想,還是因為自己認為愛情本來就不應該由哪一方主導的問題呢?和博宇在一起時給的溫柔對我而言是否太溫柔了,就連心跳聲都可以聽得很清楚,擁抱…很輕的將我擁入懷中。但在這之中是否還維持著天秤兩邊的平衡,兩方不論誰跨出界線都會使天秤倒向前腳的那一方。

 

那一天,我失去了主導愛情的權利,在博宇懷中抬頭看著,淚水已失去了控制,觸摸著博宇的臉龐,最後一次了。

 

「雨萱,我到現在還搞不懂你跟博宇為什麼要分手?」時間都已經過了這麼久,子寒卻還一直想到我們分手的原因

「我不知道」我用左手托著腮幫子右手在起霧的玻璃上亂畫著,就算跟子寒說了原因他會聽得懂嗎?分手又不是跟好友說了以後就能有解答的問題

「不知道?哪有人會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分手的呀!」

「有些人會分手是因為個性不合,有些是劈腿分手,有些則例外」我看著被我亂畫的玻璃,交錯之中透著一絲絲光線,朦朧的好美

「例外?指哪方面?」

「時間」

「時間?怎麼說?」

「是『時間』讓我知道期限已到,繼續在一起只是無謂的掙扎」

 

知道是『時間』的安排,在外人眼裡看來或許荒謬、是上帝在開我玩笑。但這反而讓我覺得感到輕鬆,不必像電視劇上演的那樣搞得你死我活。

 

「這…會不會有點難以想像,而且要怎麼知道」子寒用一臉不屑的樣子看著我

「自己想」我丟出這句話繼續畫著玻璃窗

 

子寒去年也和在一起兩年的男友分手,應該知道這種感覺吧!又或者對神經大條的人來說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子寒依然不放棄攻勢盯著我看「有提示嗎?」

「沒有,這種愛情問題根本就不用任何提示」

「不然是甚麼?」

「感覺。」

「哼,你憑感覺就知道分手時間到了?少裝清高了」

「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我這種人哪懂你們這些人的感受呀」子寒一副自嘲的樣子

「你也有分手過,一定能了解十之一二吧」我滑著手機無意間看到博宇的動態

 

和子寒待在早餐店兩個小時後,外頭開始下著細雨。那一年,我剛認識博宇的時候窗外也正是下著細雨

 

『細微的雨

  在空中快速地飄舞

  伸手觸碰那略微的潮濕

  是多麼真實的存在

 

  濕氣,瞬息間覆蓋感官上的嗅覺

 

  摩肩接踵的情人節

  只剩下冷冽的空蕩回響

 

  頃刻間

  風如狂妄般攫走了手裡的輕愁

  留下了些許淒楚           

 

    每次,當遇到下雨天時,我都會來到市中心的那間老茶館。依然坐在我們那時喜歡的位置,從二樓看下去正好是路口交接處。

 

你說過,你喜歡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對著窗外望的我;而我喜歡的,是那街道上積水被雨水打亂的不規則漣漪。現在,換我靜靜的看著曾經還有你身影的位置,開啟筆電桌布還是半年前你最後微笑的桌面。我將筆電中所有關於你的照片都刪光了,唯獨這張照片依然保留著…

 

打開文書檔案中的文學檔,看著未完待續的文章,情緒已經讓我分不清我所耽溺的是你,還是引人遐想的文字內容

 

三月八號這天,博宇打了通電話給我,熟悉的電話號碼在我腦海中浮現出許多的可能性,但我索性的將手機關機。我不接並不是我還無法去面對,而是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態去接這電話,這也是我們分開之後博宇第一次打電話給我。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我也可以開始適應一個人的生活,至少在愛情上我可以不用去理會它,專心在自己的工作上,偶爾會跟同事一起出去吃飯、看電影,不同於以往的兩個人,身邊多了許多歡笑聲。

惡狼下藥欲性侵 家人一通電話救了她

一名有強制性交罪前科的37歲李男,誆稱有工作機會邀約女同事一起去,沒想到卻企圖伸出狼爪!李男先是在礦泉水中加入4級毒品,女同事藥效發作後身體無力,只能任由李男宰割。所幸女同事的弟弟相當機警,透過電話追蹤發現姊姊情況不對,要求李男趕快將姊姊帶回家,才沒有讓憾事發生。

 

男與女同事及其弟弟都是朋友,前年12月間,李男向女同事誆稱有一個清潔冷氣空調設備的案子,邀約她一起前往,女同事不疑有他便答應。但在出門前,女同事弟弟不斷向李男強調,一定要在晚上7點前將姊姊帶回家,因為晚上有家庭聚會。

事發當天,李男開車來接女同事出門,車一路開到南投清境地區,李男下車買水時順便將4級毒品加入其中,當車開到合歡山武嶺停車場時,女同事藥效發作後整個人昏昏沉沉。李男本計畫武嶺停車場應該沒人,可以讓他有機可趁,沒想到當天人很多,加上女同事弟弟發現姊姊講電話時怪怪的,立刻轉打電話給李男要求他立刻將姊姊送回家。

女同事回到家後,聚餐時也一直昏昏沉沉,女同事家人見狀後也立刻將她送醫,檢查後發現其體內有4級毒品反應,氣得向李男提告。事後李男坦承犯案,但沒有機會下手,南投地院認為他利用工作誘騙同事,手法惡劣,判處有期徒刑4年。

徵信社  https://www.tw007.com.tw/

 

我需要一百個傷心的理由

 

我需要一百個傷心的理由

 

你問我:為什麼總是感到憂傷?

知道我回答不出你想要的答案,於是緘默。

其實有很多原因啊,

答案在每個深夜裡,每個欲言又止的斷句裡,

你沒有耐心想了解過程,只想找出那算不出答案的結果,

給自己的心一個交代。

 

在那一顆心始終到不了的距離,
我試著找出一個快樂的理由,

卻發現周圍只是一片荒蕪。

 

我需要一百個傷心的理由,

找尋那第一百個尋不著的出口。

 

 

謝謝曾經的妳·朋友

2年前的那夜,夜市裡的喧囂也蓋不過妳我剛熟識的熱絡,

但不知道,從哪時開始我們從無話不談,變成無話可說,

聽起來很可悲,但經過時間的調適,變得很感慨。

妳累了,我在。

妳哭了,我替你擦拭妳的眼淚。

妳的一切,妳的生活,總是少不了我的存在,我們像連體嬰一樣形隱不離,總是第一時間分享喜怒哀樂。

妳知道我的任何缺點,知道我的喜怒哀樂,知道我的喜好與厭惡。

真正,

妳的一個眼神,我的一個動作,

妳/我總是知道對方的想法。

今天,

是妳曾經訂的閨蜜日,你可能忘了,但我記得,永遠記得。

如今,

已不是憤怒、悲傷,而是感慨。

曾經,

看到對方的生活動態,是傷心  更是悲愁。

現在,

看到對方的生活動態,不在悲傷,而是會心一笑。

謝謝妳曾經帶來的快樂,現在各過各的生活也是快樂的。

阿利亞紋祿-壹之書

一位從魔界來的少年,為了追求父母的夢想,接受了老師的委託來到人間最有名的學院而這名少年的傳說也在這裡開起序幕從最老梗的守護公主,打擊罪惡,阻止邪惡陰謀,還有與死亡騎士打交道,狩獵萬惡的魔女,擊退前來入侵的惡魔,更別提還有屠龍,拯救世界,對抗魔王等所有英勇事蹟整等著這名少年在名為傳說的書裡添上幾頁願斯巴達的榮耀與你的靈魂同在…你問我?每天都累得快跟死人沒兩樣!我都快要直接去見斯巴達啦!

回不去

一句我想你 脫口而出
一句我等你 反覆無常
一句我愛你 為時已晚

分手後聯絡 是一種禁果

已讀的時間 撥弄著我的心弦
諷刺的話語 足以讓我情緒跳線
滂沱的大雨 掩蓋住我對你的想念

我等你 包含很多無奈 心酸 苦澀
熬不過等待的愛情 熬不住寂寞的我

溫柔 仍然   速度 必然
你的愛 都將不屬於我
纏綿 恍然   公主 漂然
轉過頭 都將更好過

沒有你的犧牲 沒有上榜的我
我要給你的是

一個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