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1

話說,誰不想有遇到真愛的那一天…

只是那一天,來的早或晚而己…

也有可能,那一天不會到來也不一定…

一本書看到結尾,本來想要閤上書,沒想到意外的將書的封面內頁翻開,看到書的最後,寫著這段話,雨勤眉頭深鎖,心想:不知道寫這段話的人是誰,雖然字是漂亮,但這是書店的書吧!有必要在背面給人家寫字嗎?就算要寫好歹也用鉛筆吧!

搖了搖頭的雨勤閤上書,走出了包廂,看到滿滿的人潮,她頭都暈了。

「這間Oneself也太多人了吧!不愧是總店,人就是多。」雨勤看看四周,然後在看看自己剛走出的包廂,己經有人在裡面看書了,她嘆了口氣後,將書放回書櫃上,在繼續尋找下一本要看的書。

Oneself,是一間連鎖休閒書店,和一般的書店不一樣,書店的招牌上,就有寫上Leisure Bookstore與Enjoy their time alone兩句英文,它是一間複合式書店,有開放式的閱讀包廂,其包廂有個人包廂、雙人包廂、團體包廂等…除團體包廂外,個人與雙人包廂皆是上下兩層,閱讀包廂空間雖然不大,但對想保有隱私和私人空間的人卻是非常好的,且書店內包含了文具區、露天咖啡甜點區、音樂廳、餐飲區等…且會不定期的舉辦大型活動與演講等。

走了幾圈後,雨勤再次找到自己喜歡的書,因為上一本書的關係,所以這次她先打開後面的封面內頁看看。

「空白的?也對,就算那個人有在書上寫字的習慣,但也不代表我喜歡看的跟他喜歡看的書是一樣的啊!」雨勤笑了笑,翻了翻前面的封面內頁,她瞪大眼睛的看著那幾行字…

給盲目尋找未來路途的你,停下腳步看看書,享受一個人的時間吧!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享受一個人在字裡行間中遊蕩,沒有別人,只有自己的時光。

「又是原子筆…」雨勤嘆了口氣的說著,接著她又拿了另外一本。「我就不相信我跟他看書的風格是一樣的。」

再次拿起下一本書時,雨勤翻開了前面的封面內頁,這時原本臉上掛著的笑容,瞬間消失。

Enjoy their time alone.

  Have a good day.

「媽啊!他不是每本書都有寫字吧!」雨勤閤上書,然後四處的翻翻其他的書,翻了許多,都沒有發現前面與後面封面內頁有寫字的書本。

「怎麼會這樣呢?」雨勤看著自己手上拿著的兩本書,雖然心中很疑惑,但還是暫時不去想,因為想了也沒用。

不知不覺,太陽己下班,月亮高掛於天空上,當雨勤看完那兩本書時,時間己經到了晚上八點多,她將書本歸位,背上包包準備回家。

一踏出書店,就看見自己多年不見的朋友。

「陳允安。」雨勤怕叫錯人,所以小心冀冀的喊著。

而回頭的人看到雨勤,則是停下腳步來打聲招呼,證明雨勤沒叫錯人。

「真的是你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雨勤邊說邊走到他面前。

「前天,還來不及跟妳聯絡呢!」允安笑著說。「妳呢?最近好嗎?」

「嗯,還可以。」

允安看了看雨勤身後的書店。「妳常來這裡看書嗎?」

「對啊!這間書店不錯,讓人很放鬆,我喜歡來這裡。」

「嗯…」允安點了點頭,然後目光開始四處飄散。

雨勤一看到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有事。「怎麼啦!想說什麼?」

允安撓了撓頭,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氣。

「怎麼啦?什麼事有這麼難開口?」

「我…我…」

「你什麼?」

「我…要結婚了。」

「真的啊!」雨勤開心的大叫著。「恭禧你啊!終於跟之華修成正果了,哈哈哈…」

「呃…不是…」允安欲言又止的說著。

「不是?」雨勤一臉疑惑。「什麼不是?」

「我要結婚的對象,不是之華。」允安小心的講著,怕一個不小心說錯,會引起雨勤的反彈。

「你說什麼?」雨勤再次大叫著,然後靜下心來,冷靜的提出一連串的問題:「那之華呢?你們分手了嗎?你結婚的對象是誰?我認識嗎?之華知道嗎?」

允安撇過頭。「那個…之華不知道,但我們確實分手了。」

「什麼時候分手的?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允安淡定的說著:「上禮拜。」

「上禮拜?」雨勤回想了一下,吃驚的說:「你沒搞錯吧!上禮拜五我們還一起出去唱歌耶!她完全沒有提到這件事啊!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有發生什麼事啊!」雨勤完全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事情,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問:「你們兩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分手?那個女的是誰?我認識嗎?」

「那女的…妳認識,是曉均。」

「曉均?你是說…那個從高中就喜歡你的曉均嗎?是同一個人嗎?」

允安點點頭。「是,是同一個人。」

「我…你…,不是不是,你們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

在雨勤還沒問完時,允安己快速的接過話,將一切說明白。

「是我的錯,酒後誤事,四個月以前,我跟之華吵了一架,我心情不好,所以約了一群朋友出去玩,曉均也有去,我因為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然後…然後跟她發生了關係。」允安沉重的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了一次。

雨勤聽在耳裡,痛在心裡,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之華怎麼承受的住這種情況,難怪…難怪她行程定的這麼趕,才幾天的時間,她就馬上出國了,是散心嗎?還是療傷?為什麼這麼大條的事都不願意說出來,朋友當假的嗎…

雨勤冷靜下來,重新整理思緒,問:「酒後誤事?就這麼簡單?她到現在還喜歡你嗎?」

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允安沈默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抱歉的說:「是我對不起她,是我的錯。」

「所以,你們會分手,是因為之華知道這件事了?」

「是…」

「哎~~」雨勤搖了搖頭,勸和的說:「好,就算之華知道了這件事,就算你被之華罵、被之華打,都是應該的,是你做錯事在先,但我想,只要你好好的低頭認錯,你們兩個,還不至於走到分手吧!」

「不可能了。」允安搖了搖頭,口中像有無數的話想說出來,卻又說不出口,反覆的深呼吸後,允安緩緩的說出背後更驚人的事實。「因為曉均懷孕了,我必須對她負責…這一、兩天,我們就會去公證了…」

「公證?」雨勤聽到後,像是沒有支撐似的退了一步,她晃了晃現在非常頭痛的腦袋,己經語無論次了…「拜託,你們兩個…」在雨勤話還沒講完時,允安開口了。

「那個,如果妳遇見之華,可以幫我跟她說一聲:對不起,還有,請她一定要幸福。」允安突然間抓緊雨勤的手,下定決心的說:「麻煩妳了,真的很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