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14

  「這樣你懂了嗎?」林夢茵用搖控器切掉了電視電源。
  懂什麼呢?懂任騰旭永遠也不會愛上自己嗎?蘇雨的心臟像被人給狠狠揪緊一樣,感到痛苦難當,同時也被自己酸澀的念頭給怔住,隨後他極力忍住才不至於在林夢茵面前露出比哭還難看的哀絕神情──
  原來,愛情早已悄悄地駐進他的心中。
  那個事件以來所受的煎熬,其實都只是在反覆提醒他,他曾付出昂貴的代價來學會情愛裡所伴隨的背叛與傷害。
  「那捲錄影帶是我趁任騰旭和我妹妹在練習的時候拍攝的。」
  妹……妹?陷入自憐裡的蘇雨對這訊息完全亂了方寸,同時也興起說不定任騰旭到現在還有跟林夢茵的妹妹來往的念頭,這種想法對自己而言無疑不是讓自己更加的悽慘,心擰。
  他看到林夢茵還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蘇雨赫然起身,他的聲音裡有些顫抖:
  「老師,我知道妳要對我說什麼,妳要我去鼓勵他重新拉大提琴吧?但是,對不起,我過不久就要辦休學去美國留學了。」
  不給林夢茵任何反應的時間,蘇雨隨即跑向音樂教室門口,他的淚水也奪眶而出。
  他真的知道林夢茵接下來要說什麼,她要說的無非不是任騰旭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為什麼會放棄大提琴。而那些有關於任騰旭的資訊卻讓他感到害怕,他怕自己一旦知道了那些,說不定自己會因此心軟,而原諒任騰旭對自己的所做所為,然後在未知的未來裡也許又會被任騰旭再狠狠的傷害一次又一次。
  他已經因為不自量力而學到了一次慘痛的教訓,他不想再重蹈覆徹了。
  只是,當他穿過門扉,他卻撞上一對久違的眼眸,任騰旭不知何時竟藏身於門側。
  他從任騰旭的眼裡讀出了震驚。然後,他飛也似的逃離。
  瞧見蘇雨的逃走,任騰旭反而沒有追上,他突地覺得腦袋空茫一片,身體僵硬當場。他難得依約來做無趣的輔導,其實他只想對那個自以為是的女人加以恥笑,可卻聽到讓他詑異莫名的消息。
  蘇雨要離開?
  他驀然感到心慌意亂,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會為了一個人的離去,而讓自己六神無主?後來,他還沒為自己找一個藉口,他的身體就率先恢復了知覺,甚至還擅自替他做了決定,追蘇雨。只是,那個女人,林夢茵,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邊,又用她那副自以為什麼都明白的口吻對他說著:
  「我妹妹要回來了。」

  一直沒有停下腳步,慌亂地往前跑的蘇雨,不知為什麼被一股莫大的悲哀籠罩,眼淚無法克制地溢出眼角,隨著他紛亂的腳步在半空中灑出淒絕的淚花。他的心很痛、很痛,痛到快不能呼吸,任騰旭的那雙眼睛在他的腦海裡愈鮮明,就愈提醒他在與任騰旭視線對上的那剎那間,他讀不出絲毫任騰旭在錄影帶裡的當時的眼神。
  他覺得自己真的是悲慘得可以。
當蘇雨一跑出音樂教室附屬的大樓時,恰巧響起一陣上課鈴響,那聲波傳進他的耳裡竟比平日還要來得大,幾乎快震聾他的耳朵,他突地感到頭暈目眩,原本在操場上嬉戲的學生們此時正紛紛走向不同的教學大樓的景象也變得扭曲起來,整個世界似乎異常傾斜了,蘇雨的意志力也達到了極限,他,暈倒了。
  在黑暗侵蝕他最後意識的那一刻,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天空,強烈剌眼的日暈幾乎快燒灼了他的眼睛。
       *       *       *
  這裡……是哪裡?蘇雨一睜開眼睛,首先印入眼簾的是白潔的天花板,他疑惑的一轉頭就看到保健室老師徐敏玉和導師劉正和,以及班上的三名男同學。
  「蘇雨,你總算醒了。」劉正和驚喜非常,還誇張的拿手帕擦擦直冒冷汗的額頭:他可不希望他最後的教師生涯因學生染上什麼污點。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看到他們與周遭的擺設,蘇雨知道自己現在是在保健室裡,然而之前發生的事他一點也不記得。
  班上的三名男同學正要回答蘇雨的問話,卻被保健老師徐敏玉給搶先了。
  「你還說咧。你剛剛在操場上暈倒了,多虧他們發現把你帶來我這,不然你不知道還要做多久的日光浴。你待會可要跟他們說聲謝謝。」
  聽到徐敏玉的說話,蘇雨這時才想起自己突然因為太陽太過於剌眼而昏眩,沒想到轉眼間自己就躺在保健室裡了:實在是太沒用了。
  「謝謝你們。」蘇雨這時才把視線轉移到老師身後的三名男同學身上。
  「蘇雨,你不用客氣啦,我們是同學嘛,本來就是要互相幫忙的。」臉上長滿青春痘的男同學臉紅著,另外兩名男同學則是在一旁陪笑。
  長青痘的男同學是班上人緣很好的服務股長,廖銘生,其餘兩位則是他的朋友江日發、周益智。
  蘇雨對廖銘生的話感到一股暖意,就算只是個客套話,對此時脆弱的他來說都是充滿感激的。
  「好啦,人都醒了,你們可以回去上課了。」徐敏玉邊說,邊把三名還依依不捨的男同學給推向門外。
  「蘇雨,你要好好休息喔!」廖銘生的臉上除了盡是關懷之情,還尚摻雜幾抹害羞之意。
  江日發與周益智看到廖銘生的舉動,眼神都不約而同地透露出曖昧神色。
  對於廖銘生的關心,蘇雨真的是受寵若驚,他一直以為自己在班上是個幽靈人口,沒有想到自己也能有一天切身感受到同儕之情。
  「蘇雨,老師有打過幾次電話給你媽媽,可是都沒有辦法聯絡上。你要不要今天就乾脆請假回家休息,老師會再打電話通知你媽媽。」劉正和提出體貼的建議。
  但是劉正和的意見卻嚇到了蘇雨,他連忙回絕:
  「不,不用了!我在保健室裡休息一下就好了,老師。請你不要告訴我媽媽,我不想讓她太擔心。」一想到媽媽前陣子照顧自己那副焦慮的模樣,蘇雨心裡也不好受。之前因為自己的問題,已經讓媽媽很擔心了,他不想再造成媽媽的負擔。所以一知道劉正和並沒有順利聯絡上陳月瑛的蘇雨有一絲僥倖的心態,他想他媽媽大概是像平常一樣跟鄰居去做SPA了吧。
  「那……好吧,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好了。等老師上完課後,會過來看你的。」畢竟是自己的學生,劉正和說到底還是有點擔心蘇雨的。
  「謝謝老師。」蘇雨禮貌的頷首道謝。
  「徐老師,那就拜託妳了。」劉正和從椅子上站起,一轉身就對上好不容易才送走廖銘生他們的徐敏玉。
  「快別這麼說,劉老師。其實我待會也要去上課。」徐敏玉一臉尷尬。
  「那……蘇雨怎麼辦?」劉正和擔心徐敏玉若去上課的話,萬一沒有人照顧的蘇雨中途若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我真的沒關係的,老師。你不要擔心我,我真的只要休息一下就沒事了。」蘇雨十分善解人意。
  「但……」劉正和還是一臉的不放心。
  「沒關心啦,劉老師。蘇雨他只是身子太虛弱才會暈倒的,只要躺躺就沒事了,相信我吧。」徐敏玉豪邁的用力拍了一下劉正和的臂膀。
  劉正和差點因這根本不是女人該有的力道而重心不穩,心裡也因徐敏玉的沒大沒小而有了一絲不悅,雖然如此他還是隱忍了下來。
  「既然徐老師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蘇雨,老師就先去上課了。」劉正和仍有些緊張蘇雨。
  「嗯。」蘇雨努力擺出精神飽滿的模樣。
  「劉老師,不要太擔心啦,相信我的專業吧。」徐敏玉又不知分寸的拍了劉正和的背,隨手拿了放在一邊的保健課本後,投以蘇雨一副燦爛笑顏。「蘇雨,你好好睡一覺吧,老師走了。」
  劉正和幾乎是被徐敏玉給硬拉的走出保健室,途中他頻頻擔心地回望蘇雨,也無數次暗中瞪了徐敏玉幾眼: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一點都不懂得敬老尊賢。
  目送劉正和與徐敏玉後,蘇雨才真正放鬆了自己,只是當整間保健室只剩自己一人時,當初的悲傷又悄悄拜訪了自己。
  任騰旭,這個令人心痛的名字又再一次從自己的內心深處竄出,如此陰魂不散。
  好哀傷……
  「吚啊。」門,被開啟了。
  蘇雨本以為可能是劉正和或徐敏玉因忘了拿東西而又折返,所以毫無防備的轉頭瞥去,這一瞥,又讓他切切實實地怔住了,心臟也在瞬間緊縮。
  任騰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在此感謝第20、21、22、23、24、25、26、27、28個推薦的看倌大大們,這麼多的推薦,真的是讓我感到萬分榮幸,努力的寫作真的是值得了,也請各位看倌大大們能夠給予我的批評請教,如果覺得新PO的文章還算滿意的話,也請繼續給我推薦支持喔。謝謝。^^

因為最近工作忙碌,所以拖了這麼久才上傳新文,還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