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28

  當蘇雨的後孔一碰觸到來自任騰旭身上高熱不已的體液,他明顯的打了一陣拸嗦。發洩後的寂寥感因「這個」更為深沉,這都是因為淫亂不已的他多希望任騰旭是射入他的體內,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吊足他的胃口。
  真的好壞心。不停喘息的蘇雨對於任騰旭的惡質感到無限哀怨,縱然把體內的情慾因子迸射出去,體內仍還殘留著點點星火。蘇雨知道,這些殘火一旦再受到撩撥,馬上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自己一定會變得更加淫亂不堪吧?一想到之前在任騰旭的身下是如何吟泣的模樣,蘇雨的面頰又重新有了灼度。
  冷不防的,他被身後的任騰旭扳過了身子,兩個人的視線再度交纏起來。
  在任騰旭眼中,情事過後的蘇雨滿佈淚痕的容姿,像極沾染雨珠的枝垂櫻般是那麼淒豔,卻又帶點妖淫。光是這樣看著蘇雨,總是能輕而易舉的喚醒他下腹的情熱。
  任騰旭的手開始在蘇雨潮溼一片的小腹上遊移,他盛滿慾望的瞳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身下的蘇雨,手指挑逗性的沾染蘇雨的白液。
  那種猶如舐舔的目光在在令蘇雨全身泛起微妙的戰慄感,尤其在感受到任騰旭修長的五指像五條小蛇一樣在自己溼滑的腰腹上爬行,那股酥麻快意也就劇烈起來,像是電流一樣奔竄他的四肢百骸。
  嘴唇突如其來的乾燥,讓蘇雨難耐的伸出舌尖舔著下唇,突顯荒淫的粉紅一剎那間奪走任騰旭的心魂,後者宛如獵鷹般地俯下身,強勢地堵上蘇雨紅嫩的唇瓣。
  任騰旭的舌頭一撬開蘇雨的貝齒,便激烈地在其口中肆虐、攪弄,他成功地在蘇雨的口腔裡刮起一場感官風暴,在緊緊收縮著蘇雨的紅唇之際,任騰旭沾滿淫液的指尖也一鼓作氣的戳入蘇雨的後孔。
  「唔唔唔!」感覺到體內異物的強大衝擊讓蘇雨睜開了原本緊閤的眼睛,淫慾的淚水也適時滑落眼角。
  「別怕……蘇雨……別怕……」任騰旭一離開蘇雨的嘴唇,登時轉往舔弄蘇雨敏感的耳垂,邊挑逗邊安撫蘇雨內心突升的不安。
  蘇雨會感到害怕,是因為之前的任騰旭從來沒這麼做過,他總是跳過這道讓後蕾鬆弛的手續,直接粗暴的貫穿他,每次都會造成他後孔不小的撕裂傷。
  「……啊……啊……嗯嗯……」蘇雨感覺到深埋在自己體內的手指已然轉動起來,他甚至感受到自己炙熱的內壁因這旋轉的剌激而更加愉悅的收縮著,像是要把任騰旭的手指給完全吞噬進去一樣。
  真的……好淫蕩。蘇雨啜泣的不能自己,卻也無法阻止,反而還拱起了身子,搖晃起臀部,無意識的迎合著任騰旭淫猥的手指。
  「舒服嗎?蘇雨……舒不舒服?」任騰旭惡戲的向前逼問著羞紅著臉的蘇雨,手指頭也陸續加入了一根。
  因為蘇雨的後穴充份受到過潤澤,所以第二根手指並沒有遭到太大的阻礙,很輕鬆的就填塞了進去。
  「啊啊……不要……這樣……」不停哭泣的蘇雨再也受不了體內突升的麻癢,巍巍顫顫地伸手按住任騰旭的肩膀,可憐的哀求著他。
  透過內部的纏捲,他都可以知道任騰旭手骨的厚度,腰肢間的酥麻快感也因這個發現而更加侵蝕他的神經。
  「蘇雨,乖,再忍耐一下……」任騰旭何嘗也不是在忍耐著,看著如此散發出妖淫美感的蘇雨,以及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就快要被燒熔似的錯覺時,他就快要受不了的想要拔出自己的手指頭,以腿間的火熱取而代之。但是只要一想到這會帶給蘇雨身體上多大的傷害時,他還是勉強壓抑下心中不斷高漲的慾火。
  任騰旭加快抽動著手指,指甲也跟著壞心的刮搔蘇雨內部黏膜。
  「啊……啊……啊啊啊!」那個猥褻的動作已經剪斷蘇雨最後一絲理智,他放縱的叫著,激烈扭動著腰身。
  任騰旭又增加了第三根手指,執拗的在蘇雨腸壁攪動、抽插。
  「啊啊……不要!啊……啊啊……」蘇雨的分身早已亢奮膨脹,被手指挑撥起的快感席捲了他,浪蕩的他開始在心裡企求任騰旭能夠改以更為粗大、熾熱的東西貫穿他。
  內部不停分泌出的液體徹底濡溼任騰旭的手指,在察覺蘇雨的秘穴已充份鬆弛後,他毫不猶豫的想就此抽出,卻發現蘇雨的腸壁登時緊含著他的手指不放。
  「呵,蘇雨,你的『這裡』比起我的○○,好像更喜歡我的手指頭……」任騰旭忍不住揶揄。
  「嗚……沒、沒有……我沒有……啊啊!」蘇雨搖頭哭泣否認,但是任騰旭卻惡劣的摳著他的甬道,再次在他的體內掀起了層層千重慾浪。
  「那就是喜歡我的○○喔?」任騰旭邪惡的抓住蘇雨的語病,他重新覆在蘇雨的身上,用著舌尖反覆舔弄蘇雨紅成一片的耳廓,還不停在蘇雨耳旁說著淫褻的話語,諸如:那你就放開啊、放啊……。
  「我、我不會啊……嗯啊啊!」蘇雨的淚水被任騰旭逗弄到愈加洶湧,眼睫間更射出似怨似哀的淫豔虹彩,哀切的向任騰旭討饒著,自身被任騰旭挑撥的煩燥令他愈加放浪的扭著腰。
  這樣迷亂的蘇雨簡直就要令任騰旭棄械投降了,但是還不夠,他欺負他還欺負的不夠啊。
  蘇雨的耳膜被任騰旭以一種就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淫穢言語玷污著,不置信、求饒的神色頓時交織在他的水翦間,又羞又惱地望著一定要他這麼做的任騰旭,而下身就快要迸炸開來的慾熱讓他只好丟開羞恥的用力推擠小腹,做出排洩的猥淫舉動,一口氣吐出任騰旭浸淫在他腸液多時的手指。
  他簡直快要羞愧而死了……。蘇雨羞恥地閉緊雙眼,不敢與任騰旭對望,但是發顫下肢卻也道破他心中所想。
    一見到蘇雨對自己言聽計從,潛伏在任騰旭眼底的魔性也就益發深沉,甚至還揉合進些微亢奮:蘇雨想要他,就如他想要蘇雨一樣。
  所以,任騰旭將蘇雨的雙腿環繞在自己的腰上,對準了股縫中妖猥蠢動的小穴。
  正陷入羞慚的蘇雨一感應到任騰旭的前端正頂著自己的入口,徘徊在自己腰間處的的肉慾像滿潮一樣,瞬間就沖刷掉他心中的恥意,他全身的細胞都在欣喜的顫抖,滿心期待任騰旭佔有他的一刻。
  但是,任騰旭卻遲遲未有動作。
  蘇雨不解的睜開了他印滿催促的眼睛,當視線一觸上任騰旭的,他的胸口霎時緊縮起來,因為任騰旭的眼裡都是滿戴的深情愛意。
  「我想告訴你,我之前說握有你的裸照是騙你的,我只想把你留在我的身邊,不惜一切代價。」是的,那時的他一聽到蘇雨即將遠赴美國,為了強留住蘇雨,他只好說出這樣卑劣的謊言。
  蘇雨感動的熱淚盈眶,他的心臟因任騰旭的剖白而劇烈鼓動,劇烈的震度讓他的胸臆泛著疼,卻是幸福的餘裕。
  任騰旭沒有讓蘇雨多想,他將他等待多時的硬挺一鼓作氣的戳剌進蘇雨的小穴裡,感受著被蘇雨濕熱甬道所纏繞的緊箝感。
  「啊啊啊啊!」強大的衝擊效應連帶令蘇雨的背脊起了一陣麻痺快感,就連他抽搐不已的分身,也因這股剌激再度吐精,那種隨之而來幾乎要斷氣的感覺,不知為什麼竟甘美的讓他快要暈眩。
  或許是因為彼此都表白心跡的關係,讓蘇雨的心靈再也感受不到之前任騰旭進入他體內時所產生的空虛與疼痛,有的只是不可言喻的的幸福。
  充份做足前戲的任騰旭第一次讓蘇雨有了被疼惜的感覺。
  不管抱了蘇雨多少次,肉壁的緊窒感都只是有增無減。任騰旭心想這也許就是傳說中的名器吧。
  抱著這樣的感慨,任騰旭的力道就像猛虎破匣一樣不停衝撞著蘇雨內部,隨著抽插動作愈來愈激烈,蘇雨益發熾燙的黏膜肖像帶有生命一樣毫不相讓的纏綣、絞緊。
  「啊、啊啊──任、任騰……」因為愈來愈快樂而開始感到恐慌的蘇雨,哭著向任騰旭討饒,雖然如此,他卻反而更加用力摳著任騰旭的肩頭,狂蕩的腰身也賣力款擺著,像是深怕任騰旭就此遠離。
  「……叫、叫我阿旭……」低喘連連的任騰旭迷醉地注視在身下狂亂扭動的蘇雨,淒美的蘇雨只會讓他的嗜虐感遞增,不會遞減。於是,他停止繼續抽剌,開始小幅度的旋轉,宛如漣漪般,扭轉動作愈擴愈大。
  「阿、阿旭……不、不要……哈啊……」蘇雨的內股因任騰旭的搔弄而愈加狂顫,這種淫猥的動作像是要把他身體內部所深藏的巔狂給徹底挖掘出來似的。
  任騰旭倏地重重往內一撞,一舉侵犯到蘇雨肉壁最深之處。
  「吚啊啊啊啊!……好、好深……」被慾獸控制住的蘇雨再也管不了自己的嘴巴,銜著任騰旭男根的秘穴飢渴的密集蠕動,幾乎是要碾斷般地。
  受到蘇雨激烈的壓迫,任騰旭暗咬著牙,極力忍住想就此迸射的慾望,他彷照之前的動作,旋轉、挺進、旋轉、挺進……如此反覆地近乎要逼蘇雨發狂般地折騰著他。
  被慾焰焚身的蘇雨又哭又叫的,他狂抓著任騰旭後背,在其背後留下一道道激情的指痕,嘴巴更是不斷吐出好棒、舒服的淫詞,這都是平日的蘇雨所不敢想像的。
  被這樣的蘇雨所迷惑住的任騰旭亢奮的持續推進自己碩大不已的前端,直到兩人都到達了高潮,才將彼此的熱液分別射往小腹與體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真的是太害羞了,因為我破了我的紀碌了啊!!以WROD的頁數來算,這場H長篇六頁,哇塞,簡直不敢相信,因為我之前的H篇紀錄是四頁啊~~~~~~~~(這個不知有沒有慶祝的價值,哈!毆!我先揍我自己再退場吧。)

下一回,林夢薰就正式出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