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32

  他們就這麼來到林夢薰落腳的五星級飯店所附設的餐廳裡,三個人各自點了一盤西式餐點就著吃了起來。但是對於蘇雨而言,不論眼前的早餐多麼高級、美味可口,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味如嚼蠟一樣,吃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或者說他根本完全沒有食慾可言,就連吃個煎蛋都還要勉強自己一小口一小口的吞下。他知道此時的自己正異常緊張著,這樣的情形從他與林夢薰、季亞儒一同搭車前來時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一直到現在他的身體還因緊張而細細顫抖著,心臟更是跳得又快又猛,強烈到讓他以為會就此跳出胸口。
  「你跟阿旭是怎麼認識的?」林夢薰率先開了口,當場撕裂了這令人悶絕的沉默。
  蘇雨不知道林夢薰會有此一問,他差一點就拿不穩手上的叉子。他會有這麼「巨烈」的反應不是沒有原因,而是他與任騰旭初見面的情形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很美好的回憶,那時的他正受到陳堂中他們的欺淩,任騰旭雖然救了他,卻也在當中踹了他一腳,還欺負他欺負得比陳堂中他們有過之而不及。不擅說謊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林夢薰這樣的棘手問題。
  「呃……這個……呃……」想了些許時間,他也只能擠出這樣的火星話來,他不由得回想起昨晚的任騰旭有多麼駕輕就熟地對著他媽媽說著謊,突然就真的羨慕起任騰旭來──如果自己有他一半那麼厲害就好了,現在也不用這麼尷尬的坐在這裡乾著急。
  「怎麼?你跟任騰旭相遇的情景,刻骨銘心到想不出話來足以形容你當時的震憾嗎?」坐在一旁「久候」蘇雨接續說道的季亞儒忍不住打趣,但只要有心人仔細聽聽他的口吻,就能嗅出隱含在這字裡行間的些微酸意。
  蘇雨簡直是漲紅了臉,他杏目圓睜著看著方才說話損他的季亞儒,一時之間竟搜索枯腸,硬擠不出什麼辭鋒來回敬季亞儒的調侃。
  「亞儒,你別鬧他了。」林夢薰好心跳出來打個圓場。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關係,蘇雨一見到林夢薰這麼幫自己,反而愈覺得自己沒用,為了想要爭一口氣,挽回點面子,他就算再怎麼不會說謊,也要撂落去。
  「呃……我有一次在學校的走廊上突然肚子痛得受不了,還好有最後是學長送我去保健室的……」蘇雨愈說,他的頭就愈來愈低──說這樣幼稚園程度的謊話,真的是連自己都快要瞧不起自己了。最後,似乎為了想強調這話裡的真實性,他強迫自己抬頭重新望向林夢薰與季亞儒。「我們……我們就是這樣認識的。」
  「原來是這樣。」林夢薰聽完蘇雨說話忍不住發出心底的謂嘆聲,看樣子她真的相信蘇雨的謊話。
  反倒是季亞儒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瞧得蘇雨在心裡直冒冷汗。
  「不過,聽你這樣說,我真的覺得阿旭他真的變了。」林夢薰的笑容說不出是喜是憂。「他以前對任何人、事、物都是漠不關心的,除了對………」
  我?蘇雨自動幫林夢薰未說完的話下了註解。因為當他瞥見到林夢薰下垂的眼睫與嘴角略微上揚的淡笑,他知道這樣的神情是屬於幸福的解讀,林夢薰一定是在這一剎那間回憶起與任騰旭間所有過的快樂。這真的讓他無法壓抑倏地從心胸湧上的嫉妒,甚至還下意識的緊緊攫住桌巾,兼且怨懟的瞪著林夢薰──
  他真的很受不了林夢薰每次都要擺出那種這世上只有她了解阿旭的姿態,也很受不了她每次都故作親蜜地呼喚著「阿旭」這個名字的樣子!
  若真的深愛著阿旭,為什麼還要做出會讓阿旭傷心的事來呢?
  傷心?!
  這個念頭,讓蘇雨的心在不知不覺間被以忌妒為名的蛇給瞬間吞噬掉了,他近乎冷血、刻毒的向林夢薰探問:
  「妳到底做了什麼讓學長絕不會原諒妳的事?」他已經不知道他說的這句話是純粹為了一解自己心中的好奇,還是只是為了單純傷害林夢薰?
  就在這一刻,他頭一次真真正正認清了自己,原來他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懦弱、膽小,真正的自己說不定是卑劣、無恥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真的很謝謝第76、77個推薦的看倌大大們,很感謝你們的支持喔!!你們的心意我都有收到,真的。(笑)也請以後也能繼續支持啊!!!感謝、感謝!大心!!

我為這一章節裡的小雨擔心啊,這章節裡的小雨真的
是很不討好的,他因為嫉妒、為了想捍衛自己的愛情而做了一些可能會讓人覺得很壞的
事來,也就是充滿負面情緒的小雨不知還會不會讓人疼愛呢?因為真的不想讓小雨做個
只會哭泣的爛好人啊,所以很想寫小雨妒忌的一面會是怎麼的面貌呢?不知,大家覺得呢

以後,就再也不會有考試來煩著我了啊,從今天起徹底與學校斷絕關係(畢業)的我,
突然覺得未來恐怖起來。不過相對的,寫文的速度應該也會變快了。嗯,應該、應該
(心虛……^^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