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33

  「啊……」面對蘇雨突然急轉的話鋒,林夢薰的臉色倏地刷白一片,她粉紅的唇瓣褪了血色正淒楚的顫抖著,她的眼眶開始有著淚水在打轉,整個人失常起來。「他……阿旭他……真的是一個很可憐的孩子……他的媽媽在他五歲時就離了家,他的爸爸在……」
  這樣的林夢薰猶如是給蘇雨一記回馬槍般。當蘇雨正為這樣傷害林夢薰而備感自責時,沒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林夢薰居然可以把話題轉來任騰旭那段不為人知的童年往事,她用這樣的方式來剌傷自己!
  「對不起,我突然想起我另外有事,我先走一步了。」蘇雨霍地站起,他不管林夢薰臉上的錯愕,也不管季亞儒現在是以什麼樣的表情來看他,他就是不想要再讓林夢薰再說下去了,他不想要本來應該是任騰旭該親口告訴他的事,卻得由一個外人,尤其是任騰旭的過往情人來告訴他,這樣的做法只不過是讓自己更加難堪羆了。
  不要再在我的面前炫耀妳跟他以前有多好了!
  這場角力,他承認是他輸了。蘇雨難掩悲憤的跑出飯店餐廳。
  蘇雨異常的舉動倒是沒有讓林夢薰注意太久,因為她自己本身也沉浸在她自己的悲傷之中無法抽身。
  「亞儒,我真的……真的只想讓阿旭能原諒我而已。只要他能原諒我……那我、我……」林夢薰靠在季亞儒的肩膀上泣不成聲。
  「我知道。沒關係,他一定會原諒妳的。」季亞儒雖然溫柔的拍著林夢薰的肩膀安慰著她,但他的視線卻仍停滯在蘇雨身影消失的餐廳門口,在心念百般迴轉下,他做了一個決定。
  「小薰,妳先在這裡待著不要離開,我等一下就會回來了。」他按住林夢薰的雙肩,像在叮嚀小孩一樣地叮嚀著她,在見到林夢薰柔順的點頭時,他才放心的離開座位去追了蘇雨。
  一在跑出餐廳門口,季亞儒很快眼尖地發現了蘇雨正要奔離飯店門口的背影,他趕緊像在衝百米里的田徑選手一樣快速跑上前去,一把攫住蘇雨的手腕將他帶到隱密的角落。
  「季大哥,你在做什麼?」蘇雨掙扎的想脫離季亞儒的箝制,奈何後者的氣力真的頗大,令他一時之間無法擺脫。
  「你哭了?」季亞儒看出蘇雨眼角的濕潤,心疼。
  蘇雨窘迫的撇頭不想迎視季亞儒露骨的視線,深怕被他瞧出什麼。但這個舉動卻自曝了他與任騰旭的關係:銜接他耳後優美線條的白皙頸項上正綻放著兩朵妖豔的紅花。
  「這就是你跟任騰旭昨晚玩得『遊戲』?」季亞儒撫著那兩朵深紅吻痕,黑瞳也跟著深沉起來。
  蘇雨如遭電擊一樣,他趕緊伸手摀住後頸,一臉驚慌的瞥向季亞儒──
  他……他會告訴媽媽和哥哥嗎?
  看出蘇雨心事的季亞儒眼底瞬間洩出一抹溫柔。「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哥哥,更不會告訴你的家人。因為我跟你一樣都是這圈子裡的人。」
  季亞儒的坦白讓蘇雨心底著實一驚,他愣愣的凝視對他露出微笑的季亞儒。
  他……跟自己一樣?
  季亞儒的瞳眸泛出一片柔光,他帶著幾分情意的撫摸蘇雨柔軟的髮絲。
  「我對你真的是一見鐘情。」
  蘇雨對季亞儒突如其來的告白顯得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情況。
  「也因為這樣我更不想讓你受傷。」季亞儒垂下了手,臉色卒然正色起來。
  蘇雨也跟著緊張了。
  「小薰她來台灣除了要開拓這裡的市場之外,她最主要的目的是要重新與任騰旭取得聯繫,她希望任騰旭能夠原諒她之前的所做所為。現在距離她回英國的時間只剩一個禮拜,她說什麼也要跟任騰旭碰上一面的。」
  「這……關我什麼事?」重新撇過頭的蘇雨雖然嘴硬,其實他在心裡面早已牢記林夢薰留在台灣的時間還剩一個禮拜。
  「如果你看過他們相愛的樣子,你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了。」
  那似乎有種污辱人的成份。蘇雨回眸季亞儒的眼光不禁隱含了幾分怒意。
  「剛到英國的小薰也有一段時間無法拉大提琴,那時的她情緒非常不穩定,你剛才也看過她那個樣子了吧?她到現在還為之前的事飽受折磨,每晚都必須吃安眠藥才睡得著,情況嚴重的話還得服鎮定情緒的藥。」季亞儒的語氣摻雜著兄長的疼惜。「她來台灣也只是為了要任騰旭一句的原諒,但我想任騰旭如果原諒了她,也不難保證他們會重新再在一起的可能。」
  季亞儒最後的那一句話就像是一記冷箭般剌中了蘇雨的心臟,他對季亞儒產生的憤怒也開始愈來愈熾烈──
  為什麼他們都非要來打擊他不可呢?!
  蘇雨似怨似哀的淒楚神色讓季亞儒的憐愛油然而生,但是為了蘇雨好,他還是決定告訴這個極有可能會徹底打擊到蘇雨的事實。
  「小薰她……曾經懷過任騰旭的孩子。」
  那一剎那間,蘇雨以為他所站的地面,瞬間以他為中心點產生極大的放射性龜裂,然後,所有的一切都崩毀了,他整個人也跟著直線墜落。之後,他的心空了,軀殼也空了……什麼都……空了。
  季亞儒的說話萬般殘忍的提醒他一個事實:不論他與任騰旭結合幾次,身為男性的他,再怎麼也不會像林夢薰般為他生一個孩子。
  渾身顫抖著,蘇雨拚命想要忍住即將奔流而出的淚水,但是他的神經真的是太纖細了,他依舊無力阻止眼淚的滲出。
  「蘇雨,我說過我只是不想讓你受傷:長痛不如短痛。」季亞儒由衷的說著,他自己也為這樣的蘇雨感到不捨與心痛。
  蘇雨偏偏是不領情。他用力推開了季亞儒,含恨的瞪著他,哽咽的說道:
  「如果……你真的喜歡我,你就不會讓我傷心。」
  再也受不了,蘇雨把自己全身的力量都投注在這一個轉身與飛奔。
  現在的他只想去找任騰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在此感謝第78、79個推薦的看倌大大們,真的很謝謝你們的支持與愛護,所以現在又趕快PO了新章啊,哈哈。

打這一章節的時候,我一邊聽著近畿小子的「雪白的月」來讓我更能融入情緒,結果小雨的心痛真的讓我更加刻骨銘心,真的打到眼角都泛濕了,不知各位的感覺又是如何呢?

還請能給與我意見或推薦喔!!感恩、感恩!!

下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