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43

  完事之後,精疲累盡的蘇雨倒在任騰旭的懷中睡去,任騰旭愛憐的親吻他的額頭後,就輕巧的滑下床套上褲子步出蘇雨房間,接著一扇房門半啟的臥室吸引了任騰旭的注意,好奇之餘,他走入那間臥房,登時頗驚於房間內的擺設,裡面全擺滿了唱片、CD,以及一臺電子琴。他隨意挑起一片古典音樂CD觀賞著,立即明白這應該是蘇雨那位音樂製作人哥哥,蘇梓風的房間。不經意的,他的眼角餘光瞥到放置在床邊角落的一把大提琴琴盒,視線瞬間膠凝,彷彿再也離不開一樣,雖然時間僅短短幾秒的流逝,但他心裡的掙扎像是過了一世紀般的遠久,最後終究是抗拒不了大提琴的召喚。
  
   肖似遇見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一樣,任騰旭的心中有著激動,每踏一步他的腦海中總是晃過一幕幕他年少練琴的樣子,在這裡只有他一人,他不必再隱藏什麼、躲避什麼,此時此刻的他是最真實的他。

  最後一步已踏至琴盒前,任騰旭伸出微顫的指尖想碰觸琴盒,他的內心似乎也聽到琴盒內的大提琴正鼓舞他將它從內部釋放出,只是他終究情怯,伸出的手驀地縮回。

  「阿旭……」軟軟棉棉的嗓音從任騰旭的背後傳出,剎那間,任騰旭恍然以為自己的背後有了一雙羽翼的輕覆,為他舔舐心中久未痊癒的傷口。

  任騰旭愣愣的回望全身僅披一件襯衫,就出現在房門口的蘇雨。蘇雨的眼中盈滿無限心疼。心疼?是心疼他嗎?為什麼要心疼他?這是第一次,從那事件以來,他第一次如此脆弱的呈現在他人眼前,他就像是全身赤裸的孩子,狼狽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他想逃走,雙腿卻動也動不了。所以,即使他知道蘇雨正朝自己走來,他也只能迴避蘇雨的眼光,他被本身的難堪給弄得手足無措起來。

  任騰旭以為蘇雨要跟自己說什麼,卻沒想到走到自己面前來的蘇雨卻繞過自己的身畔,接著他聽到琴盒被人拿起的輕微響聲,蘇雨柔軟的語調又再次從自己身後飄出:

  「這把大提琴是哥哥留下來的,我想還是收到衣櫃裡面去好了。」

  蘇雨的這句話徹底擊潰任騰旭內心最堅硬的地方,藏匿在其中的脆弱也就被釋放而出,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淚水無預警的掉出眼眶。

  「蘇雨,你想我拉琴嗎?」你能讓我為你拉琴嗎?流淚的任騰旭凝視著蘇雨,迫切要一個承諾。

  這是蘇雨第三次看到任騰旭流淚,只是這次的任騰旭宛若迷路的小孩,無助的讓人心痛。蘇雨放下手中的琴盒,改為敞開雙手,他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他,是的,奉獻,在這一刻裡蘇雨再次體認到,不敢說愛的任騰旭其實最想擁有的是完全奉獻。

  任騰旭萬萬沒有想到,他在母親與林夢薰身上沒有得到的,在幾經兜轉之下,竟是在蘇雨這邊尋獲,激越的情緒起伏讓任騰旭立即抱住了蘇雨,他後來想起全裸迎向他的蘇雨不就等同於是天使降臨嗎?原來天使並未絕跡……

  這是一個奇蹟的時刻,一向拒絕別人探入心房的任騰旭開始跟蘇雨道盡一切,他像是一個極欲想獲得救贖的罪犯般,將昔日往事一一向蘇雨吐盡,包括他的媽媽因為受不了毆打成性的爸爸,丟下五歲的他獨自離家出走,而他的爸爸到後來死於酒精中毒,他則是被送到寄養中心,在他八歲的時候被林夢薰的爸爸收養……

  「林伯父因為覺得我有學琴的天份,所以特地收我為養子教我拉大提琴,我就是從那個時候認識了林夢薰……」在蘇雨懷中的任騰旭突然不再往下說下去。

  蘇雨不催促任騰旭往下說,他只是輕撫任騰旭飽受瘡傷的背脊,每根指尖都溢滿憐惜。

  「其實我會學大提琴是為了她,我只想為她拉琴,那時的我是這麼想的……可是,蘇雨,我萬萬沒有想到我的天份會造成我跟她之間的障礙,甚至是嫉妒。在我十五歲的那年,林伯父在書房裡跟林夢薰說他決定要推薦我入有名的大提琴家卡爾斯的門下學琴,然而能師承卡爾斯一直以來都是林夢薰的夢想,當她知道她的夢想被我奪走後,步出書房的她一看到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出現在樓梯口時,她當場把我從樓梯上推下去,拜她所賜,我的手真的差點再也拉不了琴了。」

  縱使任騰旭的口氣聽在蘇雨耳裡是多麼雲淡風輕,但蘇雨知道任騰旭的心裡其實是在淌血,他氣林夢薰是如此不懂珍惜任騰旭,也悲憐任騰旭千瘡百孔的心。於是,他牽起任騰旭的手,緊握著,隨即用著溫柔,卻又堅定不已的口吻對著任騰旭說道:

  「阿旭,我會陪著你的。」

  明明不想再相信承諾的自己,為什麼聽到這句他耳熟能詳的諾言,他還是會激動不已?就連感動也悄悄漫延到了眼角,他憶起蘇雨謙卑的愛他的模樣,再怎麼鐵石心腸都會就此融化。

  「你不是也說過你不會離開我的嗎?」蘇雨溫柔的眼神濕潤潤的,不可思議的讓任騰旭乾涸的心靈一直受到無限潤澤。

  「沒錯……」任騰旭一時哽咽,他連忙再度將頭埋入蘇雨的懷抱,以掩飾他的軟弱。「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就不會離開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在此謝謝第117、118、119個推薦的看倌大大們,還有讀者的留言,好感謝你們。(大心)
嗯,不知這篇會不會進行的太快或寫得不好,如果有以上情形記得跟我說說喔,其實裡面有些字我覺得寫得似乎有點矯情,只是我真的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去修飾,所以還是先暫擱著吧,我覺得有時我明明不是要這樣寫的,可是到頭來總是會偏了方向,我想還是那句老話,這是小說的潛藏的力量吧,我們寫手都是被小說的力量牽著走的,呵。

再來就是一個比較嚴肅的話題,就是我最近,其實是一、二個月前就有這樣的症狀,就是我在打小說的時候,右手腕會隱隱作痛,這幾天的文都是忍著痛打的,我並不是想表達什麼,我只是想告訴一些跟我一樣在打文的朋友,在敲鍵盤的時候,最好要戴護腕(藥房都有在賣這種電腦族的護腕),然後滑鼠墊一定要有可以墊手腕的那種,還有坐姿一定要注意!!藥房的人告訴我的手腕大概是長年累積大量打字下來,造成手腕的筋發炎,她跟我講的時候有點恐怖,所以我下個禮拜會去看一下骨科,老實說我現在心裡還有點害怕,因為我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我一向都是膽小的,我還是想告訴大家,姿勢真的很重要,請一定要維持好正確的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