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45

  穿著無茵衣、戴著口罩的任騰旭一個人駐立在一間加護病房前,他盯著門板上的門把一會,就開門直入。
  躺在無茵室裡的是癌症末期的林致良,林夢茵姊妹的父親。之前的他因為對
林夢薰還有恨,所以即使是對自己很好的林伯父身染重病,他也選擇狠下心不去探望,現在想來自己真的很殘酷。
  根本不配做人!任騰旭的嘴角扯出自嘲的苦笑,雙眼漾滿愧疚。當他徐緩走向全身插滿管子的林致良時,他的腦海裡就逐一浮現出,當年林致良一臉慈愛的教著自己拉大提琴的情景,在當時林伯父算是唯一對自己好的人了。愈是這想,他就愈感到自責。
  原本躺在病床上淺睡的林致良感覺到似乎有人靠近,所以他疑惑的睜開眼睛吃力的轉頭望去,縱使對方此時戴著口罩,光憑那雙眼睛他也能認出是誰,他等著這個人的到來不知等了多久,他的激動皆充滿在眼睫之間。
  「伯父。」任騰旭輕喚著,極力忍住湧上喉頭的哽咽。「我想拉琴。」
  林致良驚愕的睜大雙眼,他想開口說話,但是嘴巴填入維生器的他根本發不出聲,所以他只能勉強伸出枯瘦、顫抖不已的右手。
  任騰旭登時握緊那隻手掌,總是充滿戾氣的臉龐此時此刻有著無限釋懷。
  「你想的沒有錯,伯父。我不恨了,不恨薰姊了。」
  林致良隱忍多時的淚水登時滿溢而出,他萬分感謝的攥緊任騰旭的手,謝謝任騰旭能夠寬恕他可憐的小女兒,以及他這個失格的父親。

  當任騰旭步出醫院,他確切感受到自己內心深處始終鬱悶的地方,已經不再悶痛,他頭一次體會到身體輕盈的快樂。
  在那天他告訴蘇雨他會重新學琴後,他突然有了一個新的體悟,如果他從來都沒有遇過林夢薰,那麼他就極度有可能不會遇見蘇雨,也因為遭受過林夢薰的背叛,他才能獲得蘇雨的救贖,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與蘇雨相遇,而必經的過程,只要這麼一想,所有的前塵往事,都已是關山之遙。
  好想見蘇雨,現在就想見到他。任騰旭全身的細胞莫不鼓舞狂歡,他憶起當蘇雨告訴他今天不能陪他一同放學時,心中突升的失落感瞬間吞噬了他,他知道自己已經愈來愈離不開蘇雨了。
  蘇雨,你現在哪裡?我好想見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謝謝第120個推薦的看倌大大,真的謝謝。
突然發現這一章節其實可以搭配小剛的「ORANGE」,同樣在敘述想見戀人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