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48

  林夢薰回到英國去了,任騰旭也因蘇雨的媽媽回國而離開蘇雨的住處,結束這短短的一週同居生活,任騰旭忘不了,當蘇雨送他出門時所捕捉到蘇雨臉上瞬間放鬆的神情,即使是一閃而逝,還是讓他給捕捉到了,心臟霎時宛如被人給狠狠抽上一鞭般的疼痛,狼狽也在同時間捅上他一刀。他不明白蘇雨為什麼會有那樣表情,什麼時候他的愛竟對他造成了壓力?是的,他已經勇於面對這個字眼,不再如以往般的膽怯,只是每當他想開口對蘇雨訴說時,他總是會憶及蘇雨當時的表情,然後他便怯場了。
  所以他只能比之前還要更加勤練大提琴,他偷偷在前奏曲裡自創屬於他的指法,他想在拉這首曲子給蘇雨聽時,告訴他這個指法是他給他的暗號,代表著我愛你。
  這一天,他同樣練琴練到很晚才回到住所,然後就發現蘇雨正坐在他家門口等著他的歸來。
  「你回來了啊。」蘇雨一看到便高興的從地上站起,衝著任騰旭露出笑顏,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卒然綻放。
  任騰旭的心都醉了,所有的不安都因這抹笑靨一掃而空,為了保有這個笑
容,他甘心與全世界為敵。不過,就在蘇雨興沖沖的跑到任騰旭的面前,任騰旭的心房猛然抽痛,因為他又看到蘇雨嘴角的脆弱,不安再度籠罩著他,他想不透蘇雨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也不敢想這是不是因為他?
  所以,任騰旭再次選擇忽視,膽怯的。
  「等多久了?」他微笑的好勉強。
  「剛剛才來的。」蘇雨好喜歡背著大提琴琴箱的任騰旭,以致於他看不出任騰旭笑容下的哀傷。
  「進來吧,你好久沒來了。」自從他搬離蘇雨的住處後,這是蘇雨第一次來他這找他。
  蘇雨聽得出任騰旭的抱怨,他的胸口瞬間悶痛起來,眼神溢滿愀愴,他滿懷抱歉的盯著任騰旭開門的背影,心痛像漣漪般愈擴愈大。
  他不是不想阿旭,他喜歡他的心情從來都沒變過,他怕的是萬一阿旭想要觸碰他時,他不知道該用什麼藉口躲避。
  任騰旭一打開門,首先入眼的就是玄關前的一只沒有署名的牛皮信封袋,應該是被人從門底下的縫隙塞進來的。
  任騰旭先把背上的大提琴琴箱倚在牆上,然後彎下腰拾起那只信封袋,身後的蘇雨則是因為背向任騰旭關門,所以並沒有發覺任騰旭動作。
  就在任騰旭狐疑的拆開這封信封袋往內一看,赫然發現裡面裝的是一疊照片,他好奇的全數取出,當他看到照片的內容時,血液瞬間凝凍住──
  這……是什麼?
  不敢相信自己眼裡所見到的任騰旭瘋狂的將全部的照片快速瀏覽,這些照片全部都是蘇雨被人侵犯時拍下的,照片裡的蘇雨臉部因痛苦而扭曲著。
  「你在看什麼?」關好門的蘇雨挨近任騰旭身邊,當他的目光一投注在任騰旭手上的照片時,他的大腦一片淨空,冷,是他唯一的意識。
  「不要看!」蘇雨驚慌失措的搶奪任騰旭手上的照片,將這些不堪入目的照片緊揣在胸懷中,雙膝一軟,他跌跪在地上,抱著這些照片在乾嚎,全身都在抖動,脆弱到像是被人僅用指尖一碰就會全碎掉一樣。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困難的找回聲音的任騰旭,嗓音乾啞到幾近破碎的地步,他無力俯視倒臥在地上哭泣的蘇雨,蘇雨的哭聲悲傷到讓他快要窒息。
  現在的他們被一種名為絕望的東西痛苦壓迫著。
  蘇雨只能不斷的哭泣。,只能靠這個來逃避任騰旭的詢問、來逃避任騰旭看他的目光。他緊緊攥著胸前這些照片,他不明白為什麼他還沒死去?他明明哭到胸腔近乎震裂,為什麼還不能死去?
  見到蘇雨哀泣得不能自己,一股悲憤從任騰旭體內深處奔騰而出,他蹲下來用力扳過蘇雨的身體,強迫蘇雨面對他,但是蘇雨雙手摀住自己的眼睛,持續抽噎著,依舊不敢迎視任騰旭的視線,殊不知他的淚水反倒剌痛了任騰旭的眼睛。
  無法再忍耐,任騰旭像一頭負傷的野獸大聲咆哮著:
  「是那天發生的對吧?」所以你才會變得害怕被人碰觸?天啊,為什麼我到現在才知道?你竟然獨自承受這麼多?
  再怎麼猜想,也絕不會猜到蘇雨竟會是被人輪暴!於是,任騰旭也哭了,他不知道為什麼蘇雨不告訴他?是因為他這麼不值得被信任嗎?
  「季亞儒他知道嗎?」任騰旭突然聯想到季亞儒說不定早知道這件事。
  見到蘇雨仍然不說話顯然是默認。
  任騰旭心都碎了,他暗啞著,無法相信蘇雨在最脆弱的時候竟然不是選擇他。
  「你竟然告訴他,不告訴我!」
  任騰旭帶著強烈指責的話語像把利刃戳進蘇雨的胸口,他嚐到撕心裂肺的痛楚,痛苦到他幾乎不能呼吸,他絕望悲哀的看著任騰旭,他終於敢迎視他,只是胸口依舊痛到快要炸裂。
  「告訴你,然後呢?讓你去尋仇嗎?」
  「他們敢動你,就得付出代價!」徹底被激怒的任騰旭發狂般的大喊,他的雙眼佈滿血絲,像極一隻準備噬人的惡鬼。
  像想到什麼,他抓著蘇雨的臂膀用力搖晃,逼問著:「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做的?我要殺了他們、我要殺了他們!」
  任騰旭渴望蘇雨趕快告訴他答案,他體內巨大的悲憤急欲尋找一個可以發洩的出口,但是蘇雨卻選擇打了他一巴掌。
  這一巴掌也打擊到任騰旭的自尊。
  任騰旭不敢相信蘇雨竟然打他,一時之間,他的心臟被一股強烈的悲痛擠壓得不成形,他不明白他愛蘇雨愛到可以為了他去殺人,但是蘇雨回報他的居然是一巴掌!
  「尋仇不是最勇敢的,忍耐才是啊!」蘇雨萬分心痛任騰旭為什麼就是不懂這個道理?
  「難道你要我當縮頭烏龜嗎?」任騰旭不置信蘇雨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有沒有想過你若真的殺了他們,你的前途也會跟著陪葬的,為了那種人這樣值得嗎?」蘇雨幾乎是在向任騰旭哀求著,他內心的恐懼也愈來愈膨脹,就快要破體而出的地步。
  「那你呢?你就甘心被人強暴嗎?」任騰旭不知道他的言語跟那些人比起來,才是最傷蘇雨的。
  蘇雨精神上最後的支撐點就這麼被任騰旭給擊倒了,他愣愣的盯著任騰旭,空洞的眼神再也流不出一滴淚,心痛更勝以往,只是為什麼才哭不出來呢?
  他終於了解這個就叫「絕望」。
  「我做不到……我不像你……」任騰旭搖著頭,一直往後退去,然後他像用盡全身力氣般,朝蘇雨低吼像是印証他復仇的決心:
  「我做不到!」任騰旭轉身就跑出大門。
  被任騰旭剌傷到無以復加的蘇雨只能空洞的看著任騰旭的遠走,被任騰旭拋下的他就像被放逐在世界盡頭一樣,持續感受到無限的寒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在此感謝第123、124、125個推薦的看倌大大喔。這篇也是前後被我修改了幾次,只是想表達人往往在最盛怒的時候,說出最傷人的話,自己卻猶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