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49

  衝出寓所的任騰旭猶如是一頭發了狂的獅子,他雙眼充血、太陽穴暴著青筋,整個人呈現出暴怒的狀態,像是隨時都會大開殺戒一樣。
  雖然他沒有向蘇雨問出到底是誰做的,但看那樣的手法他已經猜到這跟陳堂中他們絕對脫離不了關係。只要一憶及照片上的蘇雨悽慘模樣,還有蘇雨在他面前傷心崩潰的情景,任騰旭的胸腔宛如被人給剝開一樣,不僅火辣的痛楚襲擊著他,就連復仇之火也燃燒更為炙烈,他絕對要殺了他們!
  憑藉之前的記憶,渾身殺氣的任騰旭直往陳堂中他們聚集的廢工廠奔去。
       *       *       *
  不知過了多久,傷心欲絕的蘇雨才重新感受到心臟的跳動,只是心跳每跳一下,他就覺得左胸愈來愈痛,就像被人緊緊掐著一樣。他知道即使再痛,他也得忍耐,因為他還必須去阻止任騰旭的尋仇。
  為什麼阿旭不懂呢?一直以來,他要的不是他的逞兇鬥狠,而是親眼看見他如錄影帶裡的他一樣,在自己的面前拉著大提琴,如同那抹晨曦,為他們的未來鑲上光明。
  「為什麼你就是不懂?」每說一個字,蘇雨的心就在淌血,雖說要去阻止,但他根本不知道任騰旭會去哪裡?
  蘇雨的手機像是在感應到他的求助一樣,倏地響起,只是這通電話不知是天國福音?還是來自地獄的催命鈐。
  來電並沒有顯示出姓名,但是一看到那通電話號碼,一抹寒意從蘇雨的指尖末梢竄入體內,凍著了他。
  「喂……」顫顫驚驚的,蘇雨按下通話鍵。
  (蘇雨,照片照得不錯吧?)小三惡劣的說話聲從遠方傳來,剌痛了蘇雨的耳膜。
  「為什麼你就是不肯放過我?」忍不住,蘇雨發出心底深處最悲絕的嗓音,有如杜鵑啼血般。
  不知是不是被蘇雨的絕望動了惻隱之心,小三沒有立即答話,許久,他才吐露出字句,只是言談間再也沒有之前的陰險。
  (我剛剛收到消息說任騰旭現在往我們這趕來,我想是想找我們報仇吧。不過我們現在這邊還有長明的人,那傢伙是穩死的!你想看到他來送死嗎?)
  蘇雨的心臟當場漏了一拍,無限的恐懼像潮水一樣包圍住他,他不要阿旭死,只是他也知道小三不會這麼好心的通風報信。
  畢竟他們曾是從小到大的朋友,他的為人自己很清楚。
  「你想怎麼樣?」蘇雨的口吻平靜到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很簡單,我要你成為我的人。)
  蘇雨不敢相信小三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一直以來,他都認為小三是極為討厭自己,不然小三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連同陳堂中他們欺淩他,甚至還有長明的人……
  (你考慮的怎樣?你不會不管任騰旭的死活吧?)
  小三的最後一句話像根棒子一樣從蘇雨的頭上狠敲一記,是啊,他若不再快點阻止阿旭,他真的怕阿旭會死掉!
  所以,蘇雨艱澀開口:
  「我答應你。」眼下只有阿旭才是最重要的。
  (十五分鐘後,我到學校門口接你。)
  手機的通話一被切斷,蘇雨也趕緊依約前往學校,他在內心吶喊著希望這一切都來的及!
  當蘇雨來到學校門口,小三已經騎著摩拖車等候多時了,他的瞳眸一觸及到小三,忍不住聯想到被輪暴的夜晚,他的全身無法克制的顫慄著,他低著頭渾身僵硬的步向小三,像不經意撬開什麼一樣,他的大腦開始運動與小三這個惡魔相識的經過──
  他與小三是在國小一年級認識的,國小的他們真的很要好,要好到哥哥都會在旁吃醋。只是後來因為他們各自上不同的國中後就沒有再聯絡,中間就有耳聞說小三開始跟壞學生交往,然後一直到他們上了同間高中後,他的惡夢就開始了……
  他萬分困難的坐上了小三的機車後座,隨即小三便催動引擊,往前狂飆。
  「蘇雨,你知道為什麼我在國中都沒跟你聯絡嗎?」騎車的小三不等蘇雨回答,他接著說道:「國小畢業後的那年暑假,我有一次去你家找你玩,剛好你不在家,那個時候你知道你媽媽跟我說了什麼嗎?你媽媽要我不要再來找你,說像我這樣的窮小孩不配做你的朋友!幹,只不過家裡比別人多幾個臭錢就了不起啊,你媽那種瞧不起人的眼神,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忘記!我那個時候就在心裡發誓,我絕對要讓你媽後悔對我說那句話,死拉著你跟我一起墮落是最好的報復手段!我要讓你媽知道,她兒子也沒多了不起!」
  在這一剎那間,彷若有個人狠狠在蘇雨的天靈蓋上打了一記,蘇雨先是呆若木雞的盯著小三的後背,之後他渾身發冷,他不知道一個人竟可以壞成這個樣子!因為旁人的一句話、因為本身的自卑就可以遷怒到別人身上,況且他們還曾是朋友,這到底是什麼道理?
  只是這一切不幸的源頭皆來自他的母親,他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
  「雖然如此,但我是真的喜歡你,蘇雨。只是我沒有想到老大也看上了你,若我不把你讓給他享樂、享樂,我也會遭殃的。可是到後來,居然殺出任騰旭這個程咬金,自從他把你從我身邊搶走後,我一直都在暗地裡觀察你們,我萬萬也沒想到你們竟然是玩真的,所以我就叫老大去跟長明的人接觸,反正他們早就想找機會報復任騰旭!哼,我要讓任騰旭知道,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小三的語氣裡完全沒有愧疚之意,只有理所當然。
  憤怒從蘇雨的心裡引爆,他眼神裡盈滿了恨意,他不明白小三若真的喜歡他,為什麼還會選擇傷害他?這根本就不是愛,單純只是小三的自私!
  如果他不是心繫著阿旭,只怕他現在已經把小三從車上給推下去了,頭一次,他對人起了殺意。
  帶個自己種種不幸的人,都是眼前這個自私自利的男人!
        *       *       *
  就在任騰旭來到陳堂中他們聚集的廢工廠外圍時,十幾名手拿著鐵棒的混混們似乎已恭候他多時。
  見到這等陣仗,任騰旭一點都不感到退縮,他瞇起危險的雙眸,眼中的殺機的更盛,他知道這些人裡面還混著長明高中的人。
  「任騰旭,你終於來了。」一把低沉的嗓音驀然從混混們的中間傳出,混混們登時往四周退開,一名頭髮齊肩、身材瘦削的高中生立即出現在任騰旭眼前,他身旁還站著陳堂中。
  周凱立,長明高中的老大。任騰旭一看到他們兩個瞬間緊握雙拳,緊到他的手臂上都浮出青筋,眼底堆積出風暴。
  「你們想報仇就直接衝著我來,為什麼偏偏要扯上蘇雨?」任騰旭這聲吼叫,不只包含他的恚恨,還有他對蘇雨的心痛,都是因為他,蘇雨才會遭到這樣的傷害!
  「誰叫你要在眾兄弟前給我難看!」周凱立大罵,完全不見絲毫悔意。「我早就想找你報仇,但是光這樣還不夠,我要讓你後悔惹到我!哼,陳堂中不來找我,我還不知道原來你喜歡男的,不過這也難怪,你的相好雖然是男的,卻一點也不比女的差,光看他那個樣子叫人不想上也難!」
  「任騰旭,照片上有把蘇雨的騷樣拍出來吧?我們在上他的時候,他一直都在叫你的名字,想必你平常都把他○得爽歪歪吧。」陳堂中猥褻的說著。
  「你們這些傢伙……我要殺了你們!」徹底被激怒的任騰旭掄起拳頭直往周凱立與陳堂中衝去。
  陳堂中瞧見任騰旭想殺人的模樣,也顧不得丟不丟臉馬上嚇得往後跑去,獨留周凱立一人去面對。
  任騰旭一奔至周凱立跟前,同個時間裡,不知是誰點了火,一個大型圓形火圈以他們為中心點,將他們圍繞在內,任騰旭像猛獸一樣撲向周凱立,跟著就是一記揮拳,周凱立伸手擋格,閃過了這記拳頭,火圈外的混混們每個人舉起手中的鐵棍,開始狂呼助興,所有人的都睜大眼看著這兩個人的惡鬥。
  終於,蘇雨趕來了。他火速從機車後座跳下,不顧小三的阻擋,全力跑向正與周凱立打鬥的任騰旭,然後他看到周凱立被任騰旭打得節節敗退,最後還被打到跌在地上,這時周凱立竟然隨手抓起一把沙子直接丟向任騰旭的眼睛,被沙子薰到眼睛睜不開的任騰旭跟著被周凱立一腳踹在地上,即欲扳回一城的周凱立登時從口袋亮出一把蝴蝶刀,眼看就要剌向任騰旭──
  「不要!」蘇雨大叫。
  那把聲音也吸引了任騰旭的注意,任騰旭勉強睜開剌痛不已的眼睛循聲瞥去,在矇矓之中他看到不應該出現在這的蘇雨越過了火圈,以他小小的身軀擠進他與周凱立之間,周凱立本想剌進自己體內的刀,變成剌到蘇雨身上。
  「蘇雨!」任騰旭發出驚心動魄的悲吼,他不敢相信蘇雨竟然以身替他擋刀!
  知道自己殺了人的周凱立整個人嚇傻當場,之前的氣魄全然不見,他愕然的盯著自己沾血的手,與插在蘇雨腰腹上的蝴蝶刀後,當場跳出火圈外,落荒而逃。
  在場的的混混們明白事情大條後,也立刻紛紛作鳥獸散,深怕自己也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站在不遠處的小三臉色發白的盯著中刀倒在任騰旭懷裡的蘇雨,瞧著蘇雨腰腹大量流出的鮮血,他突然雙腿發抖,完全不知該怎麼辦,幾番掙扎之下,他也是跟大家一樣選擇逃離。
  「蘇雨、蘇雨,你振作點、振作點!」淚流不止的任騰旭一邊拍著蘇雨的臉頰,一邊伸手按住蘇雨腰腹上的傷口,不斷流出的血液渲染了他的手、他的制服,這些鮮血也象徵蘇雨的生命力正一點一滴的流失。
  「蘇雨,你好傻,我根本就不值得你這麼對我!你為什麼要幫我擋刀?那一刀本來要剌向我的,我寧願挨刀的是我!」任騰旭的淚水不停從眼眶滴落,即將失去蘇雨的意識讓他感到無比恐慌,這時他才後悔當初為什麼不聽蘇雨的勸告?如果他聽蘇雨勸,選擇忍耐,那麼蘇雨就不會遭到這種事!
  一步錯,步步錯。再怎麼悔不當初,都已經來不及了,任騰旭慟哭著,再怎麼費力按著蘇雨的傷口,溫熱的血液還是會一直流出,只是他的指尖明明是濕熱的,為什麼他的心臟卻是愈加的發冷?
  任騰旭的淚滴不斷滴在蘇雨的臉上,蘇雨吃力的想睜開眼睛,只是他的眼皮好沉重、好沉重,就快要睜不開了、就快要完完全全的閉上了,他想告訴阿旭,叫他不要哭,因為眼淚是不適合他的,如果可以,他願意代他而哭,只是他全身好痛、好痛,痛到他說不出話來,所以現在的他能做的,只有勉強對任騰旭露出微微一笑,想用這最後的笑容安慰他說,沒關係,不要哭,沒關係……
  蘇雨虛弱的微笑痛擊了任騰旭的心肺,那是名為絕望的暴力。
  任騰旭不明白為什麼蘇雨要對他笑?明明是自己把他害得這麼慘的,為什麼蘇雨還要對自己笑?
  「蘇雨,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啊!」任騰旭將蘇雨緊緊摟進懷中崩潰喊著,因為蘇雨,所以他才終於敢再次說出愛,可是他不想以這樣的形式對蘇雨訴說,他不想啊!
  最後的最後,一切都跳脫的太快,救護車來到,蘇雨被救護人員抬至擔架上,他跟蘇雨一同上了救護車趕往醫院,他在救護車上不顧救護人員的眼光,緊緊握著蘇雨染血的手,不斷哭著對他說著:「我愛你、我愛你……蘇雨,我愛你。」
  從救護車上一直到了醫院,他們的手都是緊牽在一起的,直到蘇雨被推進了手術房,救護人員介入將他們緊握的手拆散,任騰旭孤伶伶的獨留在手術房門外,他淚眼盯著蘇雨染血的手無力的伸向他,直到手術門關上了,手術燈亮起,任騰旭再也撐不了,他整個人跪坐在地上,將臉埋在雙手間,在醫院走廊上發出一記沉痛的乾嚎。
  阿旭,我們會幸福嗎?
  嗯,會幸福。我們一定會幸福。

    尾聲

  桃園國際機場
  任騰旭獨自一人坐在大廳椅子上,他的身旁還擺放著大提琴琴盒。此時的他出神的盯著手上的一封信函,那是林致良臨終前親手寫給卡爾斯的推薦信。在注意到飛機起飛的時刻快到時,任騰旭登時起身,並揹起大提琴琴盒,在要往登機門走去之際,他像想到什麼一樣,回眸眺望,他的眼神充滿無限哀傷與寂寥,隨即他把心一橫,扭頭就走。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摘自徐志摩「再別康橋」。)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我先跪下來跟大家認錯,真是對不起,竟然寫出這樣的結局,是揍是打都來吧我願意承受~~~(Panda將這就是我一直不敢回妳留言的原因啊~~~)

這個結局是在敲下這篇小說的第一個字時就這樣決定了,不知為何當我聽見梁靜茹的「我還記得」,腦海中就是浮現出小雨被推進手術室,他染血的手一直伸向任騰旭的畫面,覺得很淒美,所以就這樣定案了。(對不起,一直以來我欺騙了大家,自毆)

這途中也是有過掙扎的,因為我也自認太折磨小雨了(那妳還這樣寫,踹飛),所以這看似結局又不是結局的部份,我考慮寫個番外(可以徹底解釋小雨是生?是死?),不過這一切還是得先讓出版社看一下,才能做決定。

在此感謝給予我留言,還有一直以來一直看著這部小說,以及給予我推薦的朋友們,謝謝你們!還敬請支持我接下來的作品「戀愛魔獸刀」(保証是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