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我的美麗與哀愁(十八禁)-7

  當一個人要做壞事的時候,究竟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呢?是像他這般不僅戰戰競競,就連心也被罪惡感所吞噬?
  越想從內部逃離,無奈那股罪惡卻含他含得緊,他只是在做垂死的掙扎。
  一旦踏入地獄,就不要有回頭的打算。
  蘇雨莫名地起了顫慄感,因為那句話貼切到令人感到殘酷,他想說那句話的人是不是也經歷過現在的他所要做的事情?
  蘇雨拚命回顧任騰旭所對他做過的壞事,他毒打自己、逼自己做不堪入目的事,他想以任騰旭所付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來減緩自己所對他的愧疚。
  只是,他愈想愈難免把任騰旭拿來跟陳堂中他們做比較,真真正正讓自己感到生不如死的反而是後者。
  愧懟,霎時排山倒海地直撲他而來,蘇雨趕緊把思緒踩了煞車。
  他不能再想了!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他想他絕對會因為良心的譴責放走任騰旭,然後他自己就會遭到陳堂中可怖的報復。而且就算他對任騰旭據實以告好了,他也絕對不會相信任騰旭會幫自己去向陳堂中把照片給拿回來。
  畢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他已經在陳堂中那裡學到了、認清了這個道理。
  蘇雨強迫自己把良知給緊鎖在內心最深處之中,奈何他卻敏感的感受到身後的任騰旭兩道視線竟奇異地有了高溫的熱度,如此赤裸裸地烙印在自己的背後,熾熱地燙人。
  他終於把任騰旭給帶到舊校舍門口。
  「你把我帶到這裡來做什麼?」一直悶不作聲的任騰旭首度開了口,毫無感情的聲調像把尖銳的刀鋒,精準地剌進蘇雨柔暖纖細的心房。
  蘇雨還是蘇雨,仍如小白兔般容易受到驚嚇,只是這次他很克制地不讓自己有明顯的驚慌失措,他的內心不斷因罪惡感受到強烈的擠壓,壓迫他到快要瀕死的境地。
  他快不能呼吸了。
  蘇雨祭起想逃離此地的衝動,但是他很清楚明自己不能這麼做,也很清楚地了解自己所做的這個抉擇將會如何改變自己往後的命運。
  他既緊張又不安地扭絞手指,掌心、指間滲出的冷汗如此毫不留情地提醒他的罪過。
  他對這樣的自己真的感到心寒。
  然而,他又有什麼辦法?
  他一向都是這麼膽小懦弱。
  而這,似乎就是他給自己在逃離良心的譴責下最完美的藉口。
  一隻手臂唐突地出現在蘇雨的視線之下,蘇雨被嚇著了,因為那是任騰旭的手臂,他看到任騰旭的手握在門栓上!
  原本被掩埋在內心最深之處,連自己都刻意遺忘的良知突然破土而出,那連帶幾乎破體的衝力,讓蘇雨在情急之時,做了連自己也想像不到的動作。
  他攫住了任騰旭的手。
  良知畢竟還是戰勝了邪惡。
  但,只有維持幾秒之間。
  因為蘇雨看到了自己手上的腕錶──
  時間,已經到了九點整。
  這個震憾,瞬間讓蘇雨像個化石般動也不動。
  校園各處都響起了下課鐘響。
  像魔法一樣,讓蘇雨總算恢復了所有知覺。
  「怎麼了?」任騰旭又開口,如果不是蘇雨的心慌意亂,他一定會注意到說這句話的任騰旭,口吻裡摻雜著不可思議的溫柔。
  彷彿,終年被寒冬入侵的西伯利亞,終於等到春天的臨幸。
  「沒、沒什麼。」注意到自己攫住了任騰旭的手腕的蘇雨,像是被火給燙到一樣,趕緊的放了手。
  他的放手,也讓任騰旭難得的溫柔瞬間被冰封。
  寒冬,仍是最適合西伯利亞的氣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作者小語:謝謝第2、3、4個推薦的看倌大大們,真的很感動、很感動。因為這篇是我的新章,難免會有點惶恐的情緒,所以看到推薦的看倌大大們的支持,以及逐漸攀升上的點閱數,讓我安心不好。真的很謝謝你們的支持。^^

也希望以後的日子裡能再給我多點推薦鼓勵與留言支持。謝謝。